vitamin

忽然就不想再隐藏自己了

又想谈转基因了

忽然又想谈一谈转基因了,起因是一个朋友发朋友圈,叫“做得好不如嘴皮子说得好”,配图也很有趣,估计是一个那种欧洲革命时候的场景,一个圣人被稻草捆,有人纵火要把他烧死,崔永元眼中的自己,与实际上的崔永元。

我评论了一句:“又黑崔永元,是最近在学转基因吗?”他回复“最近在研究这块儿。”

预料之中。

高中时候生物老师安排一场小小的辩论,转基因食物到底应不应该推行采用,在看过教材中的知识之窗,那一点点似乎本身就带有偏见的普及知识,再加上对“转基因”这三个字非常科幻的理解,我们班几乎没有人对此是支持的。没想到两年后上了的大学,正是因为转基因而在科学界闻名。整个学校的科研氛围浓厚,用科学讲话的观念好像已经有点儿深入人心了,每天广播播报某某教授的科技论文获奖还是什么的。上学期的农药课,老师似乎是张启发院士的推崇者,给我们讲了很多很多有关转基因的知识。【也看了崔永元的所谓纪录片,这纪录片,说实话,比较粗制滥造,据说是生科院的禁片(完全没必要啊,看了更觉得有些扯淡...)。】算是拨乱反正吗?Anyway,成效显著。

确实,从理论上讲,张启发院士研发的转基因水稻,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崔永元一个纪录片,让几乎所有人都谈转基因色变。我舅舅常在我家族的微信群里分享一些类似”记住,这样的西红柿千万不能吃,是转基因食品。”标题的文章。我妈妈和阿姨们坐在一起聊到买菜这个话题的时候,有阿姨这样讲:“什么牛奶木瓜,千万不能吃啊,全是转基因的。”还会传授一些貌似很学术但不知道是哪儿道听途说来的“分辨转基因与非转基因”小诀窍。我现在好像学聪明了,知道一些话,讲不清的,所以选择不讲。而我的一个朋友不一样,她是个对转基因的强烈支持者,当她妈妈还有阿姨说类似的话的时候,她马上反问:“你知道什么叫转基因吗???”“你连转基因究竟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就说他有害?”,她愤愤不平地跟我说:“我发现啊,大部分人,连对基因的概念都没有,就一口否定转基因,我问他们他们说不来理由就是'反正就是不好',什么叫做’反正就是不好啊?’,我的天哪。”

如上所说,我们学校的人感叹的“做得好不如嘴皮子说的好”,确实在生活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我接触过的博士生,他们经常会谈到自己的导师在实验室呆到凌晨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没人强迫,而是自愿的。做出成果,太难了。

因为知识的有限,所以我既不反对,也不支持。当我朋友跟我灌输他的观点时,我脑子里有很多很多自相矛盾的想法,我先跟他说,确实啊,一项新技术的发明最初总是不被人理解的,转基因是大趋势,我们现在进口的大豆,吃的食物很多都是转基因了,已经渗透进生活了。但过一会儿,我又说,不过想想农药使用的发展历程,当大家尝到使用农药的甜头时,都开始疯狂地,不加控制地使用,到现在呢,已经普及开来了,却又在想尽办法去控制,但是已经太普及太难去控制了。现在大家买菜的时候都人心惶惶,生怕选到农残超标食物啊,可能是这份恐惧让民众对转基因又自觉的恐惧吧,所以说这种抵制和抗拒,是有原因的,甚至有可能是正确的,如果能够跳出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站在能把过去未来一览无余的地方来看。

朋友说,你这个例子不准确,农药本来就不是好的。我反驳,农药在那个时代也算是高科技啊。

然后,我想起了一个人,梁思成,其实关于他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但是老师说过太多次他家三代,都在做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当时国家准备拆“破房子”建设新中国,他大呼“不要拆!”。现在呢,当国家可能有意向去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时候,崔永元出来说“不要种!”。不同之处就是崔永元成功地让大众站在他这边儿。

所以,到底孰是孰非?该如何看待?还是没有答案


想谈转基因其实是想谈点儿别的,那就是,别盲目地定论,挺暴露无知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