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min

忽然就不想再隐藏自己了

回来了,说点儿什么

又回来了,说点什么。从我差点儿偷了一本书,到失恋,到换了手账本,再到这没课的三周各种事情给我的感受?


居然都过了这么久了,每次想来写点儿什么,最后都是不了了之。有些话起码还匆匆地在便利贴上记下了大概内容,回忆时还能隐约记得当时的心情,但剩下的都剩下了,时光流逝我在追着他跑,背负着各种东西,七零八落,就像每次快迟到的时候来不及拉上外套拉链,早餐也随便往嘴里一塞的慌忙,小物件丢了是难免。找不回来了,也没那个必要。


今天又是一天假期。这周栽培学实习,由于天公很作美,连日的雨天,我们没办法冒着雨下地,所以三天时间里,只去过一个下午,从两点到四点多。愈发懒了。

不过周六那天却是个大晴天,难得的,极好的晴天。可能是因为已经习惯了阴雨连绵,所以也不觉得天气和人的心情之间关系很大这种理论有多正确。但是周六,本来可以自己安排的周六被迫要开无我茶会,上午去整理准备,下午再去参加,各种有点小郁闷,被下午的大太阳一扫而光了。

地点是在图书馆前面的那块草坪,还有人在拍婚纱。有一点微风,太阳好得不得了,秋天的学校,真的是很美。茶会前拍了很多照片,好好地品了茶。茶会结束,我很想在学校里逛一大圈子,再到山上去瞧瞧,拍一些照片。提议被否决了。我也没有坚持,吃个晚饭休息一会就去了健身房。

现在想想,应该自己去的。连绵的秋雨让人出不了门(哦,对已经入冬了...)美景就像银杏树上叶子,好看,被风被雨一折腾,零零落落都没了,雨打残叶,成了美人迟暮。刚开始茶艺实习,广场的无患子叶黄的正好,加上喷泉池底蓝色的马赛克还有那颗大大的红色爱心,一幅美景,惹人爱慕。我说,我今天下午要拿相机来把他拍了。结果午觉睡过了,没有拍,接下来就开始阴天阴天阴天。每天路过都看到那丰富的颜色褪去一些,美丽折损一些。只能在心里叹气。


三周没有课,乱七八糟事情却很多。还记得要去实习那天早晨的叫苦不迭:“能不能让我安安静静地上会儿课?我只想好好地上课,不想搞什么实习。”结果呢,现在茶艺学实习结束了,栽培学实习也快结束了。我甚至有些想念,以后也会常常记得这几天,练练茶艺,喝点儿老师的茶,上台表演前紧张地总是想大便,民族茶的古怪口味,自己调配的各种饮料:还有一剪刀剪去枝子的畅快感慢慢变成了无感慢慢又变成了酸痛无力感,那种气味儿还记得,雨后茶园特别清新的空气混杂着生生地青汁香(其实就是比除草的味儿淡一点的那种),一天体力劳动完吃饭睡觉是多么满足。

所以,我就跟自己说,别想着将来的事然后不开心,you‘ll enjoy it。总是会乐在其中的 。现在苦恼就是愁了自己。


差点儿偷了一本书我还是想写一写。有一本新书,我特别想看,是教排版做小册子的那种。在图书馆藏了两天,终于卡里的书还清了,可以借书了,却发现不能外借。恰好前一天,姬仇涵之把一本我明明没有借过的书拿出来了。所以我便动了邪念。把书放在书包里,带进厕所,把条码标签什么的撕掉。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脸烧得通红。那种好久没有过的,做坏事的感觉一下子冲上头了。背着书包,不敢往出走。还有Plan B——把书从敞开的走廊那块扔出去,然后一会儿再去捡。我走到了空无一人的走廊,外面也是空无一人,风很大,天也黑了,我的头像个火炉。

最后我放弃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做不下去。原来我是个懦弱的好人

和涵之分手了,哭了一天,然后就变得似乎没发生什么。最近他又开始撩我。我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有些期望还能跟他在一起,也期望很多年后我们再相遇的时候还是单身,还有一点点期待将来会遇到一个很暖的更好的人。

Whatev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