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min

忽然就不想再隐藏自己了

如何练习疲惫的时候仍不失优雅

#如何练习疲惫不堪的时候仍不失优雅#

我迫不及待地打下这几个字,这种情况几乎是没有的--在还没有开始写长篇大论之前就想好了标题。

今天去考科目一了,过了,98分,但是确实是预想中的,精神上生理上,都很疲惫。然后我就像一个落水狗一样,走路都不能齐整地摆动胳膊走直线,一副失魂落魄的狼狈相,当然除了肢体上,面容上也是这样,嘴唇必定是干燥且发白,头发凌乱,脸色蜡黄,最重要的是--眼睛无神!这就是所谓的一脸疲容吧,总之都写在脸上让别人一看就知道。

考完试回来吃了顿不怎么满意的饭(米线...从来就不喜欢吃这种粉类的东西当主食更不可能)。刚刚停下来写了团员日记。然后大家一起走路回学校。我的实验课刚刚开始四十分钟的样子,还停留在老师讲课的部分大家还没开始操作。但是我,真的,很不想去,很不想。没吃饱,头晕,累。于是和她们分别之后的我在狮山广场一屁股坐在了石墩上,托着头,闭眼轻按太阳穴。去,还是不去?问了自己很多遍,也问了很多其实根本不能替自己做决定的人,同班同学,还有涵之。跟他们说“可是我不想去”的时候其实是一种想要通过别人赦免自己减轻罪恶感的行为。我应该回去床上睡一觉!我今天太累了!我很头晕!

可是可是,我最后还是逼自己,一步步向东附楼的方向走去了。第一次自己去东附楼,作为一个路痴,我竟然有点忘了怎么走,于是又开始有点畏缩。找到路了,一个大坡,超大的坡,涵之说他们篮球队早训的时候会在这上面奔跑(...),每次上这个坡,特别是天气燥热而我又穿着臃肿的时候,走到一半我总觉得时间停止了,再迈腿再用力好像都是无用的,fucking forever!但是我今天深吸一口气,大迈步往上走,没停一下,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微博话题#如何练习疲惫的时候仍不失优雅#,我一边狠狠地把腿最大程度地伸出去,一边问,不失优雅,但是真的疲惫不堪了吗?真的有那么累吗???

一起同行考科一的还有四个人,都是姐姐,最小的大四,最大的是一个女博士,女博士!嗯,对,女博士。(女博士啊啊啊啊!)

我难道没有见过女博士吗?当然见过咯,我嫂子还是呢。然而我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女博士,而且这个女博士不是我的长辈不是我的老师只是把我当做一个同等地位的人,然后我们聊天。她经常会不经意地和女研究生聊天,你是做哪个方向的啊?哦,人畜同病分子生物啊。今天下午RNA提取?哪种方式提取?转化率多少啊?哦,忘了说了,她是和我一个院果树方向的,导师是邓秀新,我们学校男神榜榜首,所以当她不经意间说起柑橘的时候我表示很能理解,因为(自行脑补暴走表情)我们学校几乎所有的老师在举例的时候都会说:“比如说...柑橘啊....BALABALABALA

的时候,我在一旁都是又敬畏,又疑惑地默默听着。我忽然想,突然,当她们在说实验内容的时候,而且不小心很傻地说了出来:”这就是科学家做的事情吗?“卧槽,科学家啊,这不是很多小朋友从小的梦想吗。(女博士:“stupid human being.”)只有在聊美食的时候我才比较能说上句话,对,三个在南方的北方人说起来美食简直是...无法阻挡了。

当然这些聊天都是发生在大四的那个学姐走了之后,当那个学姐在的时候,我感觉她的嘴就像...感觉用机关枪形容她已经远远不够了,机关枪也有子弹用光的休息时候,但是她,TOO hard to imagine.不知道她一个人怎么能说这么多而且还说的那么开心,每当其中有一个人想要应和一句的时候,她总是用极快的语速让人无法见缝插针。后来我们干脆什么都不说了,只是听,再后来我们都表示出了一种走神的状态,看风景的玩手机的放空自己的,有时候我和一个研究生学姐对视一眼,我心里藏了一个尴尬的笑,她心里估计也有一个。只剩她密集的话,像枪林弹雨,真的像雨,我清楚地记得她凑近我手机看题并给我讲解的时候,好几个唾沫星子掉到屏幕上,折射出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彩虹的光芒,我真想擦掉,然而我能吗?我能吗?(当她说她外公特别儒雅的时候我想说“excuse me?”)

女博士姐姐好像在分子楼做实验,离校门口很近,一起走了一小段路后她就到达目的地了。于是她和我们道别,转身进入那栋在学校算是比较高级的实验楼里面了。背影很优雅,发型其实不怎么好看,短发,发味有略老气的小卷,但是这么半天过去丝毫不乱,穿的灰色大衣外套也很得体,提一个小巧的水桶包。没有一点累的感觉,说话不是很多,说话的语速和语气都透露出一种真正知识分子的感觉。

包括她在内的几个做科研的姐姐都说做实验做到十二点凌晨是经常的事情...

如何练习疲惫的时候仍不失优雅?让自己不断地疲惫,让自己不断地坚强。

今天的收获除了这个还有,不要讲太多话!(虽然我并不是这样的人)即便遇到自己很感兴趣很懂很了解的话题领域。真的不是很讨人喜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