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min

忽然就不想再隐藏自己了

everything has changed

昨天在图书馆的时候在手机备忘录里记了这么一段话“高潮总是和结局相连,所以每次最高兴的时候我的心底总是还有隐隐的担忧。”这是真的。只是,我经常是不敢说出来的,也不敢认真对待自己的这种心情,因为怕自己乌鸦嘴,怕担心什么来什么。我总是感觉我的感觉特别准。当我对陈老师从不怎么有所谓的态度到渐渐爱上他时,就是我们最相爱的时候,我忽然很怕我们会分手,但我假装看不到我的担心。跟杨芮所有事情都一起做一条心,甚至说了一起出去旅游,那次九真山度假村的素拓是高潮,我怕我们会吵架关系不好了。乐队前一段时间,很好很棒,漫漫还发了说说什么的,我心里也特别有归属感,不过忧虑还是存在...这个星期五排练的时候,男神的沉默,让我们陷入了前所未有过的尴尬。我都想夺门而逃了,想骂人。第二天,也就是昨天,小学弟跟我说,他下学期可能考虑退乐队了。我也考虑过,不过我不敢和人说,我也可能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可是小学弟走了...我们还排练个屁啊。主音吉他没了啊。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以前好像写过,我总是在特别开心的时候,习惯性地陷入有点低落的情绪。喝了酒开怀大笑后,蹲在小小的厕所,暗暗失落,聚餐举杯的欢乐时刻,觉得笑出来很困难。忽然想起来一个歌《解high人》。我发现我的声音是属于“抑”的那种。记得班级聚会的时候,支书尖尖的欢快的声音,让气氛很活跃起来,我也说个搞笑的事情,可我发现我说出来声音,反而把气氛压着了。很闷。我也不知道我成什么样的人了。我不知道我性格是怎样的了。

说走题了。

于是在图书馆,我哭了。像个傻逼,不过真的控制不住情感。我跟祁博文说,有种“everything has changed”的感觉。没人能理解我的,反正他不能。

好乱七八糟啊。

其实呢,最近生活还是蛮开心的嘿嘿。开始很认真写手帐了,画的很好看。决定以后慢慢买一些画画的工具来。也总想着做一些小专题什么“今年圣诞节我收到了什么礼物”什么“2015年的妄想清单”什么“近期观影指南”,自娱自乐一下。嘿嘿。

对于自己不想接受的事情,要学会坦然接受。

刚刚定了跨年的歌,今年又要和吉协一起跨年了。我有一种想一个人呆着的冲动。发了条说说,好久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了。

当跨年近在咫尺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不想跨过2015的情绪。一路狂奔到现在,在2016年来之前,我想静下来好好回头看看。

everything has changed,everything will change.All i have to do is learn to accept it.

Good night.&Hello,a new day.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