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min

忽然就不想再隐藏自己了

追风的瑞恩: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



人像线上教学可加微信rickywu0728咨询

我家的年这么过

标题本来想写"北方的年这么过”后来觉得太宽泛了,我所描述的过年方式可能连山西都概括不了,别说山西省了,就是我们市也代表不了。跟我一个小区的徐可瑶家过年,估计跟我写的也完全不一样。

过年这个事儿,一家一个样。

对我家来说,最重要的是“打扫”跟“做吃的”这两件事儿了。

过了腊八就是年,于是我们家在吃完腊八粥之后,就开始了忙碌的打扫活动,把整个房子大扫除。今年我回来的时候,窗户已经雇家政的阿姨擦过了,今天早晨起来吃过饭,开始收拾房间,从我的房间开始。得把所有的家具东西都挪过,把平常擦不到的地方积的灰都用抹布抹去。

每次收拾我房间是我感慨最多的时候。用我奶奶的话说,我家没钱,东西倒是很多。是这样的,家里最多的东西应该就是书,本儿,跟笔了吧。

我从小到大超级喜欢买笔记本,去上大学了还是一样,但是以前买的很多都不喜欢了,丢在家里。妈妈便成了他们的主人。我一边收拾一边翻看,这本儿是妈妈的读书笔记,这本儿是记录食谱的,还有日记本,我偷偷地翻一翻,看到妈妈写的什么”今天酣畅淋漓地打了十几局球。”,抱怨自己文思枯竭的“看的书太少了,语言贫乏,甚至写不出字来。”(简直跟我一样)。“女儿发给我一堆链接是要买的衣服,我只好靠边儿了..."(看到这个略惭愧),"老爸在床上啃猪蹄,电视在放新闻联播,老爸说‘你看新闻联播的那人笑话我啃不动猪蹄呢。’”(这是姥爷在养老院的那段日子,大概是一年的时间吧,妈妈每天的生活就是下班后刚到那里去陪姥爷,放假回来的我当时还很不开心,嫌妈妈都不陪我一下。现在想想真是是幼稚不懂事自私加蠢)

也翻到了自己的日记,高考完那段时间写的。我猜我妈妈也看过了,就像我没忍住偷翻了她的日记一样。都是写的一些关于感情的事儿,还写了喜欢许老师。不怎么想让他知道这点。

妈妈上心理学还是什么课堂,可能老师让他们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出人生中的失败和成功。妈妈写的人生中的得意之处:”安逸的家庭,很好的配偶(有共同兴趣)...”,人生挫败之处第一个写的就是“孩子”...

我很吃惊,赶紧合上本了。唉,挥之不去,原来我是妈妈人生挫败之处的第一名。

清理了很多垃圾,还是有很多东西舍不得扔。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家永远都会有很多的杂物的原因。

老郭的茶

期末的最后一刻买了张反光镜2017年巡回的门票,钱被花完了。所以没能买了点儿老郭的茶带回家(主要是想送给许老师。现在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去看他了。

知道老郭还有他的拙茗居是因为表哥帮他们拍宣传片,三悦雅集这个平台推出一个去拙茗居品茶的活动,转发到朋友圈随机抽取十个人这样。是什么古法铁观音,没喝过想尝尝,再加上好久没泡茶馆想出去走动走动,于是我转发了,还很用力地在后台说明了我很想去参加而且本人为茶学专业的这件事儿。作为中奖绝缘体的我果然中了,嘿,抽奖这回事儿。

拙茗居远得很,坐了很久地铁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找了半天才知道,原来这拙茗居不是一个正正经经传统意义上饿茶馆,其实就是老郭家二楼的一个大客厅,改成了茶室。

这个居民小区居然有暖气,家里暖烘烘的,让我很惊奇,同时也觉得很亲切。

茶会开始了,来的人其实都是朋友,或者是朋友的朋友。嘿,抽奖这回事儿。

 我非常非常的格格不入,整个茶会很不舒服,因为其他人都是中年人,而且都是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中年人,大部分都有孩子了,不时地谈论一些什么孩子写作文写的怎么样,参加了什么辅导班。完全无共同话题可言对于我来说。

我跟老郭说,我喝铁观音还挺少了,喝普洱多,也跟之前的实习经历有关系的。他不屑地说:“呵,外面茶馆搞得都是普洱。”光是这一句就让我不舒服了。

他似乎想百般刁难我,这么说:“你是茶学的,那你来说说红茶的起源是个怎么回事?”,这种关于红茶起源的故事我真是听了百种版本,我就挑了两个讲出来,中央台纪录片说的,另一个版本是福建一个很有名的品鉴师什么的说的。说完之后,他说:“简直是一派胡言!”于是把他的版本讲了出来。还有各种此类开头的问答,他对我的回答都一一否定,全部以自我为中心。

仿佛自己是真正的意见领袖?其实我懂他的那种极力想否定我的原因就是他想要向在座的还有他自己证明“学茶的不一定就牛逼,没学过茶的野路子可能才真正的牛。”我遇到过很多种这样的情况,人心里一旦有点恐慌,做事情就容易比较激烈,我了解。虽然以上只是我的臆想。

他说:“没人愿意听你们讲什么有关茶的生化知识的,人家来喝茶的,谁想听这种,你们学的那些都没用。”但是无论是在写有关他茶介绍的文案,还是在跟在座的讲制作过程的时候,他都紧紧揪着“美拉德反应”这个名词不放。想要借助这个名词让所有的谈话文字都那么的科学高档并且有依有据。我点头,心里冷笑。

我自己家乡是没茶的,所以我什么茶都喝,也有偏爱,但是从来不会否定某个茶类,属于局外人,看到清。我发现来自产茶去的人,或者是卖茶的人,都会有种“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倾向——把自己喜爱的吹到天上,其余的贬到土里。比比皆是,贬低别人提升自己,不太可取。

他的茶是自己做的,包装也比较原始。手动印上去的火漆把盒子封口。这是他的一种抵御工业化的方式。他说这个世界都被工业化了,茶也没例外,他要搞一些去工业化的东西。而我满脑子想的是怎么把茶稳稳地送到工业化这趟快速前行的大车上,并且给他广而告之。

聚会结束送了每人两泡茶,我留着一直没喝。某天茶文化课之前,拆开了。拆的过程我的受

写不下去...不知道为啥

大三上的期末考试复习

这是一个可以开始倒计时的期末考试,我常常掰着指头算大学这四年还要熬过多少个期末,熬过一个算一个,熬过一个老一些。忽然发现这是倒数第三个了。

这次我复习的算是比较早了。想了一下原因,哦,因为这是唯一一个我没有处于热恋期的期末。恩,就是这样。泡在图书馆好多好多天了,感觉有的人已经混脸熟了。比如我两天连续坐在他们对面的那对小情侣——女生长得很可爱,很小孩子气的那种,有些婴儿肥,皮肤白,偶尔笑起来特别调皮的模样,扎一根马尾辫,辫子很蓬松,发梢处发黄,让我想起了小学玩的很好的一个女同学。男的嘛,也是白,高瘦,戴眼镜儿,很弱的那种。他们吃完午饭到了犯困的时候会轮流睡在对方的腿上,一个人睡了,另一个人照常自习,过一会儿睡醒了,两个人就忙着擦留在裤子上和嘴边的口水,小声地咯咯地笑。他俩让我很惊讶的是学习效率好高啊。今天我还听到男生跟女生说我们今天熬到十点,果真我走的时候他们还稳坐如山。

还有一个穿黑衣服的男生,因为我没戴眼镜儿所以一直没看清他的脸,好像是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又好像不是...总之很神奇的是每次我学到脖子痛或者迷迷糊糊地想抬头refreshment的时候,他刚刚好去打水。

还有很邋遢的一个男生,天哪,所以我一定要用书和资料把旁边的座位都占着防止这种人坐过来。整体形象就是一种流浪汉的感觉...

头发卷卷的那个男生我还以为他是考研的人,为什么最近还会出现在阅览室呢?印象很深刻是因为他走来走去都很风风火火吧,个子比较高,坐到凳子上的时候也是带一阵风,不过力度速度都控制掌握的刚刚好,在要接触到凳子的那一刻慢下来,慢条斯理的,拿出一本考研英语,挺着背收着下巴正襟危坐,仿佛手捧着一部诗集。

有种落魄音乐家的感觉。

啊,睡啦,晚安。很多话要讲,今晚恐怕是不能睡啦。

花椒:

用胶片为你记录生活

在整理这些照片的时候我也很吃惊,一年的时间居然拍了这么多,可我还是觉得有好多没有拍,这也许是摄影带给我最重要的意义——记录生活。

2016年就要过去了,希望以后的日子可以继续拍下去。

感谢陪伴,感谢这一年里所有的点点滴滴。